“我到底是不是在这个课程里?”

© Lorenzo Pastura

 

形象

“高中毕业后的旅程中,我尝试着尽可能多地游览中国境内不同的地方,以便对我最喜欢的地方有个印象,尽管一开始只是些肤浅印象。我对中国西部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在风景方面:我站在离巴基斯坦边境大门约2公里的地方,在海拔近4700米的红其拉甫口岸,周围都是海拔高达五千、六千甚至七千米的山峦!

由于我只能申请最长不超过60天的旅游签证,我没有太多机会游览四川,仅在成都停留了两天! 在规划我的旅行时,我曾计划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四川,虽然最终未能成行。也正是这一遗憾,但主要还是因为该省民族和风景的多样性,我决定在四川学习。成都的经济和政治重要性也是原因之一。”

Name Lorenzo Pastura
Universität in Deutschland 科隆大学
Hauptfach 中国研究
Angestrebter Abschluss 中国地区研究本科专业
Universität in China 四川大学
Hauptfach 中国文化(语言)
Chinesisch-Sprachniveau 汉语水平考试5级
Karriere-Erwartungen 本科毕业后继续攻读硕士

  1. 继续走学术道路,成为 中国专家和研究人员或
  2. 在德国外交部完成培训,以便日后从事外交工作或
  3. 作为中国和政策专家积极参与德国的政策制定或
  4. 硕士毕业后自谋职业,为德国和中国公司提供咨询
  5. 寻找更多机会,开辟新路

采访

你去中国的原因是什么?你是如何被大学录取的?你学过中文吗?

我从12岁左右就开始对东北亚感兴趣,我对中国的特殊兴趣是在我高中毕业后计划穿越一些东亚国家时产生的,特别是在旅行过程中。就在那时,我真正爱上了这个国家,然后也决定学习与中国相关的东西。我也很想在学习期间去中国至少一年。

“当我行驶在红其拉甫口岸时,突然发现左边是海拔高度为7509米的慕士塔格峰,是帕米尔山脉的第三高峰,同时也是初级登山者的热门旅游目的地。”© Lorenzo Pastura

在开始四川大学的在线学习之前,我已经在科隆大学学习了大约四个学期的中文。目前,我正在四川大学继续深入地学习中文。

四川大学采用线上授课的情况有点突然,但整个过程还是非常友好的:基本上,你只有在讲座开始前不久才有可能通过群聊认识其他学生和讲师。而你们第一次“见到对方”是在课堂上——只是通过视频。然而,讲师们都非常友好和乐于助人;他们几乎时刻在线,并会迅速回答问题。学生们也都非常友好,大家很快就会熟悉彼此。

现阶段中,你的旅行、住宿和学习是如何安排的?你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由于外国学生几乎不可能进入中国,到目前为止,交换项目只能在网上进行。也就是说,不是在中国,而是在家里。因此,不管是住宿,学习还是旅行都无法安排。

你必须在讲座开始前和头一两个星期内积极主动认真听讲,因为从第二周开始,通常不再有可能改变课程。顺便提一下关于课程的另一件事:课程的选择并不真正受制于正式注册。

Lorenzo Pastura - 谈选择四川大学的课程

但我可以说说网上学习的情况:一开始,有些困难和混乱,因为新冠疫情打乱了大学生活的阵脚。此外,我还将DAAD奖学金和额外的CSC奖学金(留学基金委奖学金)推迟了一个学期。在开始授课之前,我与四川大学的交流也非常少,我一直不确定通过微信或电子邮件收到的信息是否具有约束力,也就是说,我是否可以信赖它们,最后一切都解决了。在课程开始前,我及时收到了必要的联系方式,与讲师的沟通比与行政部门的沟通要可靠得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可能较少,却比教师的要求要多很多。

“大型藏传佛教寺院 “噶丹松赞林 “位于云南省北部的香格里拉市,绝对值得一看,在11月只有少数旅行者前往。”© Lorenzo Pastura

第一周的工作有点紧张。我必须找到合适的个人课程微信群以及合适的联系人,确保收到所有重要信息,特别是更新个人时间表中变化的课程时间,对新信息立即作出反应,并立即发现可能产生的问题。由于相关课程的学生几乎都在中国境外,因此受制于与中国不同的时区,时间表被多次更改。幸运的是我们很快找到了课程安排的折中方法。因此,从第二周开始的固定课程安排,所有学生都可以接受。

 

“这就是我的电脑桌面,一个语言学习者的电脑桌面。其中,两个文件是课本第一至第七课的内容,词汇、家庭作业和笔记各一个文件夹。除此之外,(因版权问题被涂黑的)这个文件夹是我们每完成两节课后要做的测试。”© Lorenzo Pastura

 

目前所有课程都是线上吗?如果是这样,需要什么什么工具、应用程序或软件呢?

是的。目前,在中国度过一个或两个学期的外国学生的所有课程都在线上进行的。当然,也有一定数量的学生在中国的课程是线上线下混合的(在场的学生坐在真实的教室里,只有线上的学生依靠网络连接)。

“图片为我的微信截图。最上面 “2021 “旁边的微信群是是中级二班的微信群,该微信群用于解答问题和传达信息。该群 有14名成员(其中只有约8人在线)。其余的学习是通过VooV链接完成,这个链接老师通常会在每堂课开始前发给我们,适用于语言课程。”© Lorenzo Pastura

但我无法判断,与 “正常”课程相比,在线课程提供是否真的有所减少。然而,我在DAAD申请中提到的一些我想参加的课程并没有出现在目前的课程表中。当然,这也可能是出国交换正常的情况,因为事先并不总是清楚哪些课程你可以作为 交换生选择,哪些课程你不能。

我几乎只通过微信沟通,有时也通过电子邮件。就我而言,课程完全通过VooV,即腾讯会议的 “国际版 “进行。然而,我从其他学生那里得知,这里有时也会使用微信工作。哪门课到底用什么软件或程序,显然掌握在各自的讲师手中,而且只在开课前不久通知学生——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这并不构成问题。

“如果你点击微信群里的相应链接,会被转到VooV。然后,必须输入会议ID来参与课堂。最上面是我的名字(以及它的中文书写方式)。”© Lorenzo Pastura

现阶段中,你的旅行、住宿和学习是如何安排的?你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现在,我所在的德国和中国大学的生活自然与没有疫情的时候是不同的。我的大学生活从周一到周四的早上八点开始,在我的笔记本电脑前开始——这听起来不是很好,但它是很有趣的!在开课前不久,我们会通过微信收到一个更新的链接,引导我们进入VooV中的教室。如果你使用过Zoom,你不需要做太多改变,因为VooV的工作方式与其几乎相同。每堂课总是以所有学生是否都能听到讲课者声音的提问开始。所有课程都是一个半小时,包括5至10分钟的休息。课堂材料是PDF形式的免费书籍,PDF形式的课程介绍,有时还有简短的视频(后者更多是用于家庭作业)。我的课程表相对紧凑,所以我总是充分利用休息时间,调整状态,准备下一个课程:长时间坐着盯着屏幕,肯定需要休息一下。课程通常在下午早些时候结束,之后我吃午饭或做一些运动。午餐后,我去散步,然后开始学习,完成我的工作和做家庭作业。根据不同的课程,有些日子休息时间相对较短,课程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有些日子休息时间很充裕,而且课程结束得相对较早。当然,课外的时间由你自己安排。我周五到周日虽然没有课,但我仍然会把这几天的时间用于学习:在这个时间内我会预习和复习课程内容。

除了教学、学习、吃饭、活动、睡觉和阅读之外,其他活动就比较少了,与其他学生的互动更是太少了。即使采取开放和主动的方式,因为时区不同,课程体量也相当小,这让互动只能在一个很小的圈子内进行。

奖学金获得者Lorenzo Pastura 讲述作为一名在线学生的日常生活

当然,主要的困难是你只在课堂上认识对方,或者说只知道某人的外表和声音–有时只有声音。交流完全是通过聊天进行的。虽然可以通过聊天迅速找到共同的兴趣,但进一步的接触还是不会如线下那么深入。

在德国大学和中国大学学习,有一些与此次疫情无关的区别。

一方面是课程义务:在德国大学里,我没有一些课程参与的义务。在四川大学,如果你没有参加一定数量的课程,或者上课迟到超过15分钟,课程就被认为是不合格的。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课程时间都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学习的意义,特别是在线学习,就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参与课堂。

“从喀什出发,沿着新疆省的红其拉甫口岸向南行驶,在到达塔什库尔干之前,人们会遇到令人惊叹的卡拉库尔–“红湖”。再往右走,已经不在画面中了,甚至可以看到公格尔,帕米尔山脉最高的山峰,海拔大约7700米。”© Lorenzo Pastura

其次,休息时间:在德国大学,我从未参加过在大约45分钟后有5到10分钟休息时间的课程。在四川大学,这似乎是强制性的。我认为这些突破是非常好的,特别是在网上学习的时候:你可以直接关闭相机和声音,关闭笔记本电脑,并在周围活动一下。在真正的教室里,你首先要寻找一个可以不受干扰地躺在地板上的地方,以便可以独自做一些腿部运动,并从隔壁的房间拿一些东西吃。这就是网上学习比 “正常”学习有很大优势的地方。

第三,假期:在德国,被取消的课程不会在另一天补上;而在中国,通常会补上。一方面,我认为是有道理的,假期就是假期,错过的东西干脆自己在家补上,或者干脆在下一节课继续学习,这样就不会错过什么,只是课程缩短了。另一方面,我也认为不缩短课程,在假期中与讲师一起在另一天补上你错过的内容是件好事。然而,当然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节日的意义。我不会说,如果错过的工作日只是在周末补上,那么假期就没有意义,但当我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时,我确实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另一个区别是,德国大学没有家庭作业,而中国有。但实际上,这并不完全正确:在科隆大学,比如会有定期阅读文本作为作业,以便下次讨论。然而,我想说的是,中国大学的家庭作业与中学的家庭作业非常相似:每门课程都有家庭作业,几乎每天都有布置,而且通常是为了巩固课堂上所学的知识。有时,除了你用自己喜欢的学习方法做的事情外,家庭作业也会成为一种苦差事,因为它必须做完,又会把一些晚上的时间拖长。但是,我能够理解家庭作业的作用。特别是当你在学习一门语言时,因为语言学习需要定期的练习。

最后一个值得一提的区别是语言教学的强度:在德国的大学里,讲师和学生有时或大部分时间都说德语。当然,在中国大学的课程中,情况并非如此:即使大多数人都很了解英语,但中文是这里的通用语言——这加快了你的进步!这也是中国大学的特点。

如果继续深造,你是否打算在中国读硕士?

这是个好问题! 我确实想继续深造,这意味着我肯定想攻读硕士学位。我打算学习中国研究以外的东西,这样我就可以更加专业化。我对科学非常感兴趣,特别是科学工作的方法论,也对政治感兴趣,特别是外交与商业咨询(为希望扩大彼此关系的德国和中国公司提供咨询)。对我来说,一切都是国际间理解,只是层次不同。另一方面,我希望能保持我的中文水平,同时不断提高。所以我想在一个说中文的国家中,学习国际关系、公共管理或一些我还不了解的东西,这可能是我的理想状态。

是否会是中国,我还不知道,因为我的决定不仅取决于经济状况,还取决于大学的学术水平和学位的国际认可度。在新加坡学习也是一个选择。但目前我还没有考虑哪里的条件最适合我的情况,因为我还没有确定我的课程选择。所以很遗憾,我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我不在中国开始我的硕士课程,我将尝试在我的硕士课程中再在中国完成一年的海外学习,希望那个时候可以亲自到中国来。

Marie Adams 亚当斯与洛伦佐Lorenzo Pastura

德国高校推广

在德国排名第一#的慕尼黑工业大学(TUM)新加坡校区学习

我们与亚洲顶尖大学合作提供硕士学位课程,TUM Asia的学生有机会在新加坡蓬勃发展的经济格局中将德国工程与亚洲相关性相结合。

更多

MBA & Engineering in Life Science Management Programme

Internationally accredited MBA&E providing life science expertise required in leaders of the future combining comprehensive, industry-specific knowledge and management skills.

更多

The German Chancellor Fellowship for tomorrow's leaders

The German Chancellor Fellowship for tomorrow's leaders Take the next career step in Germany: To apply for a German Chancellor Fellowship of the Humboldt Foundation, develop your own project idea and...

更多

Study in Berlin – Summer and Winter

FUBiS is an intensive academic program of Freie Universität Berlin through which students can earn credits. Sessions run for 3 to 6 weeks taking place in summer and winter.

更多

Boost your career with the International Master‘s in Project Managemen...

Boost your career. Acquire a German Master’s degree in Data Science & Project Management. Join us at HTW Berlin – On Campus or Online!

更多
1/5

显示联系和其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