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Kai Sicks博士

4月1日,Kai Sicks博士接替Dorothea Rüland博士就任DAAD秘书长。在作为新任秘书长首次接受采访时,他介绍了自己为什么认为DAAD已经做好了迎接未来挑战的准备,以及他未来希望将工作重心放在哪些方面。

Kai Sicks

Sicks先生,这一项新职位对您意味着什么?新的工作任务有什么特别吸引您的地方吗?

我认为,德国学术交流中心(DAAD)肩负着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的任务,这也是最美好的任务之一,而且鉴于我们当今面临的各种挑战,这也是一个非凡的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秘书长一职对我来说责任重大,同时也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丰富个人经历的职务。在过去近15年的时间里,我曾在德国多所大学工作,以各种身份参与了这些大学的国际化进程。现在我可以拓宽视野,把高等教育和科学体系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这对我也很有吸引力。由于我的经历,虽然身处外部,但我对DAAD非常了解,经常和这里的一些同事合作。我认识到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是非常国际化、有责任感和创造力的人。在我的印象中,DAAD是一个非常专业和充满活力的机构。我的前任Rüland博士和她的团队把一个井然有序的机构交给了我,现在我很高兴能以领导者的身份管理这个机构。

您计划在就任第一年的前100天和第一年里如何放置工作重心呢?

对我来说,前100天首先是学习和接触的时间。我期待着尽可能多地了解DAAD的成员及其活动领域,当然还有重要的国家和国际合作伙伴。一方面,遗憾的是,许多此类会议必须以虚拟方式进行,另一方面,如果可以实现面对面的会议交流,沟通会更容易、更快捷些。在这第一阶段,我想尽可能地了解本机构的情况,以及我们当前和未来面临的任务。 我说过,我接手的是一个秩序良好的机构。这是解决未来重要问题的一个很好的前提条件,我也想在这方面确定自己的工作重心。例如,在今后几个月里,我打算特别关注可持续性问题。我支持《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17项可持续性目标,并坚信我们迫切需要采取行动,遏制气候进一步恶化。在这种情况下,DAAD完全有权利自信且理性地定位自己。在《2025年战略报告》和《可持续发展展望文件》中,我们已经在过去几个月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就这一问题制定了重要的方针。我们还必须积极主动地处理可持续出行等困难问题。这也意味着,我们不能以这种方式继续进行在2019年之前实行的高度密集的学术旅行。在此,我想和DAAD的同事们一起进一步关注在变化的条件下如何实现国际化。

在未来几年,您认为DAAD的工作面临着哪些特别的挑战?核心问题是什么?您想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

如何在新冠疫情后进一步发展国际学术交流,将是可持续性问题之外的一个重大挑战。数字化在这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现在可以比一年前更具体地评估其机会和局限性。在此基础上,我们现在可以彻底重新探讨国际合作中数字化措施和面对面交流之间的平衡。我认为,数字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使国际交流更灵活、更有力地满足各个目标群体的需要,从而使交流更加深入。 “机会平等和多样性” 这个话题对我来说也很重要。这已是DAAD的优势,它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了进入德国高等教育体系的机会,从而使高等教育体系更加多元化。例如,DAAD对德国和其他国家的难民学生的资助,也为困难的环境开辟了教育途径,创造了机会。今后,DAAD应更多地考虑到促进弱势群体的发展,包括在选拔方式和课程设计方面。在我看来,多样性和卓越性是相辅相成的。

您认为DAAD会面临哪些挑战?

疫情后的任务同样出现在DAAD身上,我想尽快就我们希望今后如何开展工作展开讨论,例如办公空间和技术条件问题:我们要在多大程度上进行移动办公,DAAD办公室将发挥什么作用,我们如何组织自己的工作,以使我们不至于在众多的网络和通讯下超出承载范围,出差怎么办,等等,在这里仅举几个例子。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可以重新调整我们的工作安排,使之既有效,又能满足我们的需求,比如社会交流的需求。

您如何评价波恩作为国际科学之城的重要性,以及除了首都柏林的办事处之外,DAAD总部设在波恩,您如何评价波恩的重要性?

这座城市的形象是由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科学和电信等主题塑造的,特别是在疫情时期,事实证明了这座城市是有发展潜力的,也是有吸引力的。我在波恩大学工作时就知道,波恩是一个享有很高声望的地方,特别是对于国外——这一点也被许多在这里长期或临时工作的国际科学家所证明。在这种情况下,“前首都”这个标签的作用越来越小。因此,对于DAAD来说,波恩即便是在21世纪也是一个绝佳选址,作为一个选择在波恩居住的人,我也在近几年体会到了这个城市的生活质量。同时,我认为,重要的是DAAD需要继续同政治家保持密切对话。在这样的背景下,柏林办事处也发挥着突出的作用,并且这种作用未来肯定不会变小。从根本上讲,“本土化”的重要性在未来几年可能会降低而不是增加。

您在进修期间曾在奥地利和美国海外游学。这段出国经历对您个人塑造上有多大影响 

我的海外游学生活是比较丰富的。通过结识新的友谊,我发现了对世界的全新看法,也对以前坚信的真理提出了质疑——不仅仅是对德国咖啡与奥地利咖啡的比较。其中,在维也纳国际文化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我了解到无论是在人力上还是在学术上,在国际团队中工作是多么鼓舞人心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很高兴能够担任DAAD秘书长的职位,我现在可以让其他年轻人和研究人员获得这种塑造人生的经历。

Peter Nederstigt (2021年3月31日)

相关链接

  • https://www2.daad.de/der-daad/daad-aktuell/de/79412-ich-uebernehme-ein-gut-bestelltes-haus/
  • https://www.daad.de/de/der-daad/kommunikation-publikationen/presse/pressemitteilungen/amtsantritt-neuer-generalsekreta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