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4400多万学生中,外国留学生的比例不到1%。这些外国留学生都集中在中国顶尖的大学,其中大多数的人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大都市。在那里,通常会出现国际化、多元化的繁华场面。然而,今年就不一样了。

复旦大学校园

返回大学校园

中国COVID-19新冠疫情新发感染病例数月来一直处于很低的水平,鲜有急性病。几乎只有新增境外输入病例, 而且这些病例都是在集中隔离期间的例行检测中被发现的。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将国内居民的感染风险降到最低。尽管如此,教研机构仍计划采取严格的措施:人脸监控准入,体温检测通道,核酸检测、上报健康状况、限制出行、在食堂和报告厅遵守距离规定。因此,中国的大学成功地在冬季学期实现了复课。从城市到城市,从高校到高校,各个规定的执行严格程度不一。按照规定,陌生人不允许进入校园。如果要进入,也需要事先上报并得到相应的许可。

中国政法大学的食堂

外国学生的在线课程

自3月28日起,外国学生不允许入境中国。这一点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对于德国的DAAD奖学金生来说,这也意味着他们要么推迟出国计划,要么在线学习。"在中国学习语言与实践 "项目 的奖学金获得者表示,北京外国语大学的网络语言课程组织得非常好,但对于他们来说缺少的是国外的语言环境和海外经验。"说实话,他们有些失望,因为没有尽快入境中国的希望“ 项目负责人Melanie Späthe表示,"凡是申请出国留学的人,都希望能用心去体验海外留学生活。"。 通常情况下,DAAD德国学术交流中心代表处会组织大量的陪同活动,包括公司参观和游览。而现在这些只能是线上的活动。"但重要的是要保持联系,利用一切机会为奖学金获得者提供大量的中国知识,并将他们的网络扩展到中国--无论是通过虚拟的城市游览、与公司负责人的在线会议还是与DAAD德国学术交流中心校友的在线交流活动"。

疫情期间,"中国语言与实践 "支持计划的DAAD奖学金获得者坐在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前,参与框架计划的各种病毒形式。

入境规定

自2020年8月中旬起,允许持有有效工作和居留证的外籍教师申请单次入境签证。这一提议已经被一些德国科学家和学者接受,其中也包括DAAD 德国学术交流中心讲师项目的老师。经过复杂的旅行准备,到达中国后,这些德国老师必须在集中隔离处进行14天的防疫隔离。隔离时间过后并不能自动获准进入校园。从国外归来的教职工,需再等待一段时间,或再出示为阴性的COVID-19核酸检测结果,才允许进入大学。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讲课

鉴于欧洲疫情恶化,11月初以来,中国的入境要求再次收紧。现在必须在出发前提交双阴性检测证明:一个是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另一个是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阴性证明。两个检测均应于乘客登机前48小时内在德国完成,并需由驻德使领馆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认证。不能再使用转机航班,因为必须在出发机场所在国进行测试和认证

无望提前放松管制

亚洲其他国家也以类似的方式实施了严格的入境规定。无论全球局势如何,这些严格的规定使中国的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越南等邻国也是如此。尽管这样,联邦外交部还是提醒大家,不要去中国旅游, 因为检疫条例很严格。尽管疫苗研发取得了进展,中国也出现了第一批接种群体的报告,但距离跨国旅行恢复正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中国学生和科学家可以相对容易地申请到赴德学习或研究的签证,但是由于国际航班缩减和全球疫情的大流行,学术交流也受到严重影响。

施露丝,DAAD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