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的测温摄像头

尽管COVID-19疫情在中国得到有效遏制且危重病例及新增本土病例数量大幅下降,中国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中积累的成功经验不能完全帮助在当前全球危机下急需实现的经济复苏。即使生产高速运作,中国国内最大范围地恢复了人员流动且让员工重返工作岗位,但来自国内外很多领域相关的需求仍处于低位水平。病毒感染二次爆发的风险依然存在,尤其是通过输入性病例爆发。针对学术交流和学生,科学家以及讲师的国际性流动的限制措施意味着什么?

请阅读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北京代表处于4月13日整理的一些信息。

2020年的4月4日清明节在中国是个尤为特别的日子。中国政府在这一传统节日里举行了全国哀悼活动,国旗降半,整个国家的警笛拉响,汽车鸣笛。人们默哀三分钟以悼念因COVID-19丧生的逝者。不管是家庭悲痛还是个人告别都得到了集体缅怀。中国现在能够回归正轨吗?

令人欣喜的数值下降

在过去几周里上报的感染者数量逐渐减少。截至4月13日,中国大陆仍有2023例COVID-19感染病患,其中867人是从国外入境的感染者。上周日,全国仅新增10例本土感染者,且仅限于黑龙江和广东。即便是在疫情中心湖北,过去几周以来新增感染者的数量也在下降,最后一次新增数量为个位数,甚至有时每日新增数为零。4月8日,湖北省会城市武汉在封城76天后终于解封,在满足严格要求的情况下人们可以离开武汉或者从外地回到武汉。首都北京在西方节日复活节星期一迎来了连续20天没有出现本地新增病例的好消息。北京现有新增病例几乎全部都是从国外返回中国的中国公民,即所谓的输入性病例。他们当中有98位感染者是在过去24小时内确诊的。LINK

从国外入境

从3月28日起,除少数例外情况下,外国公民不再允许进入中国,即便他们持有有效签证和居留许可。位于柏林的中国驻德国大使馆也发布了关闭中国护照申请服务中心的消息。 LINK 飞往中国的国际航班班次在严格的限制下也减到最少,并且每家航空公司的同一国际航线也减少为一班。中国归国人员必须在入境点自费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两次结果为阴性才能放行。四月初开始,境外中国公民在踏上回国的航班之前必须监测自身的健康状况并每天在一个微信小程序上登记,未来要在计划回国日期基础之上提前至少两周开始监测和登记。 LINK.

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信息,目前留在国外的中国大/中/小学留学生约为140万人。中国驻外机构与当地的中国留学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且发放了“健康包”,其中有口罩、消毒剂等物品。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也会为他们返回中国提供帮助或者安排接机。大多数情况下,就如中国驻德国使馆的官方建议,还是希望中国留学生们权衡利弊,尽量不离开所处国家,减少人员流动避免交叉感染。

持续的防控措施

绿码

自1月23日以来,中国民众在严格的活动及出行限制措施下已生活了近三个月。从城外来的人员必须先居家自我隔离14天并且不允许外出(其室友也不许外出)。社区工作人员和物业会严格管理出入人员。人们可以通过发送短信给手机通信运营商获取自己过去两周里的出行记录或者通过APP获取电子健康码。进入办公区和公寓必须出示个人出入证。访客不能进入办公区,朋友不许登门拜访。每个地区的限制措施不尽相同,至少北京目前的状况如此。

戴口罩,不聚群!

在公共场所也会持续地测量体温。去超市,乘地铁或者进入建筑物,每处都会有数字热像仪测量体温。所有人都必须戴口罩出行,在办公室内也必须戴口罩。

经济复苏

在严格的卫生标准下,理发店,商店和饭店自几周前也陆续恢复营业。最重要的是保证距离,比如只能提供一半的接待位置。顾客数量减少是显而易见的。旅游景点和休闲场所也从三、四周前开始开放,这些场所也要严格遵循标准并且限制游客数量。门票需要提前一天网上预定。

德国海外商会联盟(AHK)四月初的一份 调查问卷 显示,德国在华企业在人员比、生产能力和内部物流方面也回到了正轨。然而,需求和销售的进一步发展才至关重要。

教育机构陆续开学

迄今为止,一月初放假的幼儿园,中小学和大学尚未完全恢复正常教学。目前都在进行网上授课。教育部于3月31日发布通知,今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高考)延期一个月定于7月7日,8日举行。 各地高中小学陆续恢复线下教学 - 首先是初三年级和高三年级。在上海,大学从5月6日开始,学生们可以重返校园。北京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布开放校园和开始现场教学的确切日期通知。大部分留学生和外教在一月份放寒假的时候就离开了学校。在学校管理层没有明确通知前,他们当中任何人都不能返校。在疫情期间留在学生宿舍的人,在过去几周里也不允许离开。

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恢复办公,但是还不可以举办线下活动,DAAD在中国的大部分工作转移到网上进行

线上教学

和中国教师一样,外籍教师从3月初就开始在网上举办讲座和研讨会。通常情况下,中国高校的教学管理非常规范,课程规定的学时主要通过面授的方式来实现,而网络学分还没有得到认可。但是这一点在新学期开学时就彻底改变了。大学管理部门在考试系统和教学监控和组织教学方面已经使用的数字基础设施和在线形式被扩展到教学本身。在一项调查中,DAAD 的讲师对跨地域、数字化教学给予了非常积极的评价,特别是在有小型学习小组的硕士课程中。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如果技术可行,大学提供组织支持,现有的课程可以转移到互联网上。但是,人们仍然认为网络教学并不能完全替代课堂教学。许多讲师认为,在真实的跨文化交际情境中直接进行个人交流,是长期学习所不可缺少的。

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

目前中国的入境政策比较严格,这对国际学术交流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何时,在何种前提下这些禁止措施会被取消,目前尚未可知。

量化疫情对中国经济和个人财富带来的长期后果为时过早。中国经济的恢复难以预见并且依赖于全球发展。受到牵连的还有教育部门,尤其是国际学术交流。中国留学生数量占据全球留学生数量的17%,也因此成为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家 。 迄今为止尚无准确数据表明,当相对昂贵的国外留学和大学教育不再意味着现场教学,而是这些教育机构不得不将其教学活动转移到网上运行时,中国的留学生会作何反应。中国作为国际间流动的科学家的来源国家和目的国的地位也日益重要。由于COVID-19的原因,与之相关的数据在2020年也会严重下跌。

DAAD在其官网www.daad.de 上为国内外DAAD受资助者以及德国高校汇总了大量关于COVID-19 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资助项目和工作的信息。这些信息也会根据当前形势的发展不断更新。

有关赴德留学及研究和德国大学开学的相关情况,请访问我们的网站https://www.daad.org.cn/zh/about-us/news/ 或者关注我们的中文版微信和微博公众号。

(Ruth Schimanows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