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和我——我的德语学习经历”征文活动圆满结束

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与德国驻华大使馆下属的德国信息中心联合举办“德语和我——我的德语学习经历”征文活动圆满结束!

获奖者名单如下:

一等奖 (奖品:Kindle)

张奕婷 “德“意清晨

二等奖 (奖品:钢笔)

高心丽 给德语君的一封信
陈依慧 有德语的日子

三等奖 (奖品:名片夹)

徐安安 我的德语学习经历
陈姣蓉 德语和我——我的德语学习经历
窦明月 漫步哥廷根
郑苑伊 德语君——想说爱你不容易
王瑞明 德语和我——我的德语学习经历

为了方便邮寄奖品,请获奖人将联系方式(邮寄地址、手机、微博名以及本人照片2张)发送至newsletter@daad.org.cn。我们会尽快与你取得联系!
获得一、二、三等奖的文章还将发布在DAAD的官方主页上。敬请关注!



“德“意清晨

我总是比闹钟还要准时醒来。
下床,洗漱,背起书包。嗯,6:03,时间还早——说早,大概也是某些人的晚。但在我可爱的小舍友们在我不小心发出的声响中嗫嚅几声又翻身睡去的时候,我已经扑入清晨的风里了。

我喜欢这样的清晨。当我提着饭堂新鲜出炉的第一张鸡蛋饼,嘴里念念有词的背着德语文章走在校道上时,一股清新的风灌入我的脑中——仿佛昨夜里混沌的思绪造成的死结统统被解开——绕着校道走一圈,和每天都会准时出现的晨跑者打招呼,听着阿姨拿着大扫帚扫落叶的声音,云雀穿过树间的叽喳声响,好不惬意——教室管理员提着一大串钥匙为我打开自习室门,我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就这样开始一个好学的清晨。

阳光透过清晨薄雾向窗内渗入暖意,浅淡而不扰人。被我翻得渐旧的朗氏德汉词典的内页也被照的通透发亮——我喜欢翻词典,一年德语学习下来,厚厚的词典成为我最爱随身携带的物品。电子词典,在线词典都无法吸引我。哪怕只是随便翻翻,有趣的词汇和习语多看几遍,字典符号特殊注记含义研究一下,都能带给我无穷的乐趣。德语和其他外语最大的不同在于,单词的读音足以让你知道它的拼写方式,简单至于又散发出语言本身在表达含义上的独特光彩。翻开词典,从“Jahr”开始往下逐个词条细细追寻,看到的是怎样一个关于岁月的世界啊。时移世易,年月变迁,这些词汇在一手伸向过去的同时也在伸手探寻未来。一本词典的编纂需要宏大的工程,编者力图把德语使用者的常用词汇都收录在内。但我反对把德语词典当作工具书,因为在里面你看到的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对事物的态度等等。一些平淡的词汇,也许就包含着德式幽默。它应该是一本让人百读不厌的德国生活百科全书,而不应只为查找生词而存在。玩转这样的一本词典,一直是我的目标。

作为一名大二的德语专业学习者,循环往复与德语打交道的清晨从未使我厌倦。因为每天都会学到新的东西。在一个清爽明快的清晨里,不需要咖啡兴奋脑子,不需要台灯的人造光热,思路明快,每一篇课文难以理解的点都瞬间被解开,按照自己的思路整理出专属于自己的心得笔记。此外,还能翻翻我钟爱的词典,反复朗读触动人心的德语文章。当你从一个看德文似一堆乱码的一窍不通者,经过一年清晨与勤奋的洗礼,轻而易举的将“durchschnittlich”完美地读出来,朗读德文诗篇时身临其境,你一定能够体会我的自豪感。

于是,在没有课的周末早上九点多十点,当很多人才刚刚坐下来翻开今天工作学习的第一项的时候,我已经合上了书本,几乎完成了一天内工作计划的一大半——脑子已经被过去数小时的热身调整得当,更加清晰了。这时候的我便开始正式使用德语与外界交流。我给一个退休的德国女士回复邮件, 询问她在看舌尖上的中国后有没有新的美食灵感,并过一把解说员的瘾,回答她对于中国以及我所在的城市的风土人情的问题;我也给因为时差还在熟睡的德国华裔女大学生Jessica回复微信语音,告诉她,她最近的的中文表达的进步以及和她聊在大学的体验。如果还有时间,我会去看德国的一些儿童新闻节目,从德国少儿的眼中看世界,看德国人独特的世界观以及普及知识的方式,妙趣横生又受益匪浅。

John F. Kennedy曾经说过,评判一个国家的品格,不仅要看它培养了什么样的人民,还要看它的人民选择对什么样的人致敬,对什么样的人追怀,Jessica 曾经跟我说,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她所在的城市的博物馆里静静的待上一段时间,那样可以让她内心平和,陷入沉思。我们看德国的纪录片,都会为拍摄者的独特视角以及追寻真相与学问的执着所感动。我兀自认为,“诗意”一词足以概括这个国家的精神和品格——德国总是有足够的耐心和意志,将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细细整理,分门别类,然后将它们放进德国土地的每一个角落,让它的国人们去触碰历史的心跳,追寻思想碰撞的火花。用有限的生命寻求永恒的精神家园,正如荷尔德林所说,“人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生活的美感?

所以,早起或者晨跑,也是德国人观照心灵的一种方式吧。我的老师有一对年迈的德国夫妇朋友,他们在下着雪的冬天清晨,也要从自家山间小屋出发走上两公里,在雪地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城市里的一群德国年轻人在一夜大风后树叶落尽的清晨穿着冲锋衣在风中奔跑。他们都选择了独特的方式去追寻自己的内心。我忽然想起,黑格尔在柏林大学熹微的晨光里思考美学,荷尔德林在清晨柔媚的湛蓝中吟诵诗篇——而当山隐水迢的中国风景还沉浸在如水的清晨时,一定也有中华儿女起身,一如诗意之德国人,朝着冉冉将升的太阳在奔跑,或者静坐湖边,整理内心的记忆,然后怀揣着心中的梦想,然后细心打磨自己的技艺,使自身强大,使内心丰盈。这两个相隔甚远的国家里的人们,在这个充满德国式诗意的清晨,带着彼此共同的信念,走到了一起。

而我,在日复一日的“德”意清晨里,一边专研我钟爱的德语,一边朝我想要的梦想,迈进了一步又一步。

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12级德语系——张奕婷


给德语君的一封信

亲爱的德语君:
算起来,我们交往已经有一年零一个月了呢!突然想给你写封信。怎么样,收到我的来信,有没有很意外呢?

人们常说缘分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当你在找它的时候,它刚好也在找你。其实我也不清楚,当初填志愿时为什么会写下“山东大学,德语”这6个字,但就是刚好选了你。不是热情的西语君,不是浪漫的法语君,不是礼貌的日语君,甚至不是风度翩翩的英语君……偏偏选择的是看起来呆呆冷冷的你!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练琴时,常常听老师提起舒曼,韦伯,莫扎特这些音乐大师;也许是听妈妈提起过德国人认真严谨的性格特点;也许是看过照片上如诗如画的德国美景;又或许只是不明白哥哥为什么宁愿看德甲,也不愿和我一起看柯南……反正就是你了!那时我还未曾想到,你会带给我这么多惊喜和不期而遇的美丽,外冷内热的德语君,就让我来说说我们的故事吧。

我从小就喜欢语言,在我心里,它们就像潺潺的河流,连接着世界各地的人们。Sunshine(阳光),桜(樱花),Musik(音乐),사랑(爱)……都是很美很美的词,是人类一切美好事物的表征。还记得我们遇见的那年夏天吗?我和爸爸坐着火车从湖南来到山东,当我第一次跨进山东大学洪家楼校区,看到那些古朴的建筑,看到满眼的绿色和高大的树木时,顿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还有那座庄严肃穆的洪家楼教堂,仿佛看一眼就能让浮躁的心安定下来。我还在幻想,你会是怎样一个你呢?
可是,才第一次上课,你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你说,我说,他说,我们说……不就是一个说字吗?为什么会有不同?书,电脑,猫为什么是“das Buch,der Computer,die Katze”,有性的不同?还有亲爱的爸爸和亲爱的妈妈也不一样,居然要变词尾?这些我都觉得好麻烦,于是对你也有了些许的不满。可虽然这么想,还是得硬着头皮学啊,毕竟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就会对你负责。
后来遇到了可爱活泼的外教,可我还是不怎么敢和你说话。外教人特别好,每个星期一的晚上还请我们去她家玩。不大的房子,我们就坐在地毯上用德语说简单的句子,做各种游戏,还能吃到美味的羊角面包,果汁和小甜点……就这样,我们开始慢慢了解,我也不再是最初那个什么也不说,站在一边的小女生了。外教Susanne和她的老公Michael常常鼓励我多开口说,每当我说错后,他们给我的不是硬邦邦的纠正,而是温暖的笑容,当我听懂他们的话或者被他们理解时,心中都是满满的感动。Susanne常常挂在嘴边的“genau”,“super”总是给我莫大的鼓励。他们有时还会谈起他们在德国的两个孩子,脸上兴奋骄傲的神情就像孩子一样纯真,直到现在那画面还安安静静放在我心里。

后来的生活我们朝夕相伴,会在清晨的小树林一起晨读,会一起去问老师问题,你放好多好听的德国歌给我听,像Silbermond的《symphonie》,Johannes的《einfachnurweg》……都是我特别爱听的歌,你说以后还会请我去你的家乡吃油炸马铃薯丸子,各种小面包,香肠和葡萄酒……我不像以前那么排斥你,我变得好奇,是的,我想了解你的国家,想知道为什么德国出现了那么多伟大的哲学家,音乐家,想知道是一种怎样的信仰支撑着德国人花费632年来建一座科隆大教堂,想知道他们一流的制造业是如何运作的,还有环保,法律……好像有一个新的世界在我眼前打开了,而这一切,当然少不了你的帮助。所以,谢谢啦!

德语君,我是一个东方女孩儿,却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你知道,我不仅想说正确的德语,还想说好的德语。可我发现你和中文有着太多太多的不同,“wortformen”也许就是一个大的挑战,先不说动词的变格,变位,也不说形容词的词尾变化,单单说一个时态问题,就够我们头疼很久了,汉语里就不需要考虑这么多,可渐渐地我发现每种语言都有它自己独特的地方,所以我会慢慢学着理解你。还有词序问题,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汉语里的主语总是位于谓语前,德语的却可以移动。汉语里的定语总是“左撇子”多,而德语则常用后置定语。不过,这也许就是你吸引我的地方,从小我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倔脾气,我倒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和你好好相处。

嘿,德语君,你还记得有一次我给你出的那个难题吗?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想考考你,让你翻译一下。你微微一笑,用简简单单的一个wissen就解决了:Wer nichts weiß und weiß,dass er nichts weiß,weiß viel mehr als der,der nichts weiß und nicht weiß,dass er nichts weiß.像一个绕口令,却让我再一次领略到了你内在的美。你教我多使用小词,说这样更生活化,更有感情。还教我写简单,清楚的德语句子。让我常常觉得自己无比的幸运。
亲爱的德语君,感谢你来到我的身边。我知道,前方的路还很坎坷,我们还需要一起克服许许多多的困难,但那又怎样?我们相信对彼此的感情,所以会一起加油,一起进步。你知道,心里有一个秘密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生动起来。我心里有一个关于你的小秘密,这段时间我画画都偏爱明亮的颜色。当画笔在纸上摩挲的时候,我会感觉到,你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鼓励我……
美好的大学时光,我们将一起走过,未来的未来,也请牵着彼此的手,一起去创造属于我们的故事!

(ps:德语君,我总觉得会有更多人来喜欢你,因为你本来就很好啊。)

永远爱你的:高心丽(Annica)

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德语系——高心丽


有德语的日子

Die „schreckliche“ deutsche Sprache — Mark Twain
Aber für Mich ist sie…
die schrecklich schöne deutsche Sprache.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以他擅长的幽默讽刺手法写下《可怕的德语》一文,将德语语言进行了一番犀利的调侃,除去其夸张手法,也指出了这门语言的不少特色。而作为德语学习者,我们每个人却都对德语有一份不一般的感情,甚至在我们的心中,它不是一门可怕的语言,是一门美好到不可思议的语言。

作为一名德语语言文学的大四学生,德语学习生活赐予我的不止是学会了一门语言那么简单,它更多的,为我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伴随着我进入了一个精彩的天地。

在德语学习之初,接触到德语的阴阳复数,了解变位,掌握神奇的语序规则,遇见新鲜的可分动词,各种变格运用自如,将各种规则之后一定会出现的例外情况烂熟于心等等,对于大家都是一种挑战,觉得自己也快要变态精神可分了。瞬间和马克吐温深有同感,脚下坚实土地在摇晃。

还记得那时候,说一句话不能一拍脑袋就蹦字,而要小心翼翼的掂量一番,深怕一不小心自己就忘了这个规则那个例外。但是我的学习热情倒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说一句德语句子要顾及各种语法点的难度让人倍受鼓舞。学到哪个语法,我就经常拿哪个语法自己造句,再自己纠错,或和同学一起互相纠错。被一个没记住的语法点折磨,感叹这个语法规则太阴险了再恍然大悟的感觉,绝对是学习德语的一种乐趣。但是也就是在这一次次的犯错之中,德语竟渐渐的成了一种习惯,说句子不再难产。

不止说德语是一个难点,听也不容易。记得刚开始写听写,几乎是“满江红”,手上下飞舞,记下了单词却因为变位变格等等语法点而不得分,真是有苦说不出。每次写完听写,脑袋里就装满了疑问,知识不牢固的地方都暴露出来。于是,每次听写订正,我都做得特别认真,不仅将答案改正,并且要做一个听写错误分析,将自己错误的原因进行归类。例如是语法问题引起的,便要复习那个语法点。是漏词的情况,便要注意自己的听写策略等等。经过练习的不断累积之后,听写起来从容多了,错误率也低。当然比起听写,还有更难的听力练习在等着我们,老师们推荐的“德国之声”电视台就是一个极好的练习材料。

阅读德语文章亦不轻松。由于德语句子的结构以及一些语法构成的因素,作为一个非母语者想要准确的了解涵义,并不是我们想象之中那么的简单。这需要对语句的结构分析能力,对语句的词汇基本意思掌握,对语句的上下文联系分析能力等一系列综合能力。而这只有在扎实的德语基础,较大的德语词汇掌握量以及不断的练习基础上才能做好。

至于德语写作,要想用另一种语言叱咤风云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因为能力有限而引起词不达意与误解,其难度也不可小觑。我们需要对词语的搭配有用敏锐度,在平时多加积累。井井有条地组建德语框架句式,而不是随便的冒词。并且德国的各种问题也有和中文文章不同的格式形式等的不同,对此我也不能忽视。

而一门语言在入门学习到一定阶段以后,似乎会遇到一个瓶颈期。例如我个人在学习德语两年考完专业四级考试之后,似乎到达了一个语法学习的最高点,但随之而来我却感觉到,德语水平不再像之前一样能够突飞猛进了,甚至有倒退迹象,那些语法不再那么清晰,我受到了一些消极的情绪影响,德语学习一度踟蹰不前。

感谢DAAD奖学金资助的出国交流的机会使我今年有幸去了德国不来梅,这次机会成为了我德语学习极其珍贵的一段经历,一笔巨大的财富。初到德国,我一开口,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是真的在德国和德国人说话,不同于课堂,我有些紧张, 也有些生疏,加上这种口语化的生活语言本身也有较大的难度。

但语感的培养也正是在不断的练习当中熟能生巧起来。环境的熏陶下,不得不说德语的情景下,人就也渐渐习惯着,慢慢自信起来。语言能力本身也是人们能否很好融入到新的社会环境的一个重要因素。德国现在也成为了一个移民国家,不少土耳其人由于聚集在一起,形成了Getto区域,互相之间用母语交流,因此在德国居住了十年还是无法很好的融入德国社会。只有在德国使用德语,不仅是解决了日常交流需要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使我能更好的品味德国的文化,加深对德国的认识,了解德国人的方方面面。因此这段经历的宝贵在于,它提高了我的德语水平,重燃了我对于德语学习的巨大热情。它更让我透过德语这扇窗户见到了更宽阔的世界,它对我的整个人生而言是一段极有意义的经历。我想这也才是学一门语言的意义。

如今德国与中国合作日益密切,双方互为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再加上德国历来尖端的车辆技术,企业管理等等强大优势专业以及德国大学教育质量教育费用等吸引人的因素,不再局限于学习德语语言文学的同学,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学习德语。

德语培训机构,德语比赛,中国跨文化交流活动等等一系列推广德语学习的活动正在日益完善,对于一个学习德语语言文学的学生而言,我也十分渴望能够展示与提高自己德语水平的平台,并且十分乐于与一同学习德语的同学交流。我很幸运自己选择了这个专业,也希望更多的人学习德语并因此而快乐,而收获。

同济大学德语系2010级学生——陈依慧


我的德语学习经历

一转眼已经进入了本科学习的最后一年,学习德语也有三年多了。想起当初选择德语系时对这门语言,这个国家其实都并不太了解,只是冲着学校德语系的好名声去的。但是没有想到,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不仅对这门语言产生了感情,而且还发现了学习德语的一个惊喜——德国电影。
看电影是我一直就有的一个兴趣,但是以前从没接触过德国电影。在之前看过的唯一一部能和德国扯上关系的便是2008年大获成功的好莱坞电影《朗读者》,但是当时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主角温丝莱特上,并没有把这部电影和德国电影联系起来。也是后来才知道电影里表现相当抢眼的那个男孩就是德国人。

开始学德语之后,我自然而然地就想看一部纯粹的德国电影。我还记得当时我刚学德语两个星期,还在学习发音的阶段。上网百度了一下德国电影的推荐,搜索结果里出现最多的一部便是《窃听风暴》。因为当时连德语片名都看不懂,从翻译的中文片名来看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谍战片,于是我抱着不高的期望值开始看这部电影。
我还记得很清楚,看完这部电影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早就过了熄灯的时间,寝室里其他人都睡了。我在整部电影里并没听懂几个字,但是牢牢记住了电影的最后一句话Das ist für mich(这本书是给我的),在男主角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那一整晚演员Ulrich Mühe平静背后波涛汹涌的眼神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兴奋地想,这么好的片子怎么我以前就没看过呢?第二天用刚买的朗文德汉词典查了一下德语电影名Das Leben der Anderen的原意,觉得这名字起得实在是太妙了。还小小地愤慨了一下,怎么中文就翻译成了那样!

在那之后我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有时间就找德国片子来看。看的片子逐渐多了之后,我开始找到了德语电影特有的一种风格。德国电影不注重表现情节的戏剧冲突,叙事多比较平,但是细节表现非常丰富,能够极其敏锐准确地捕捉人物人性里很真实的一面。很多人认为看电影就是给自己一点逃离现实的时间,也许这是看好莱坞电影的目的,但是大多数德国电影恰恰是让人认真地正视现实,思考现实。我还记得在我德语水平到了大概能理解故事情节的时候写过一篇德语作文,对比两部题材类似的电影,一部是德国女导演Caroline Link的《Nirgendwo in Afrika(情陷非洲)》,另一部是Meryl Streep主演的《走出非洲》,我觉得那是一个极好的对比德美电影差异的例子。
只是慢慢地我越来越觉得,在国内能够找到的德国电影很有限,不光是数量上有限,而且题材上也大多数是二战片或者类似《Die Welle(浪潮)》这种反思二战的片子。再加上老师也说过,看德语虽然对提高听力有一定帮助,但是效果并不显著。所以我看德国电影的兴趣有一段时间减弱了许多。

对德国电影有进一步认识是在我大三的时候。那一年我作为交换生去德国的哥廷根大学学习了两个学期。除了学习之外,我闲暇时间里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去租碟铺找电影看。在德国我看了大量在国内没有办法接触到的类型丰富、题材广泛的德国电影。我发现德国电影绝不仅仅擅长拍摄战争题材,也并总严肃不死板。而且从学习语言的角度来说,我发现如果配上德语字幕,看电影对提高听力和丰富表达的效果非常好。更重要的是,一部电影就像一节有趣的Landeskunde课,在看电影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加深了对德国文化的了解。

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经历是,在德国交换的那个暑假,我被哥廷根大学的暑期语言班聘请为助教,专门给来自全球各地的德语学习者播放和讲述德国电影。来上电影课的学员德语水平不一,有的是初学者,有的已经学了十几年,但是我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能理解电影里的故事,一起欢笑或是一同流泪。而且我在播放电影前找出一些电影里出现的一些有意思的表达方式来讲解,大家都记得很牢。对与于我自己来说,通过准备这些电影课,我的德语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我越来越相信,看电影对学习语言来说是一个很值得开发的环节,只是我觉得这个环节在国内并没有特别受到重视。我希望能以我的经历为更多地德语学习者打开一扇小小的窗。

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徐安安


德语和我——我的德语学习经历

一场穿越山川的两年爱恋。——题记
相见
初见德语,是来自奥拓的广告。
从那句经常在电视机屏幕上显现的” Das Auto”开始,我念叨着” 打死奥拓” ,第一次知道一汽大众来自德国,也知道了那句广告词是德语单词,汽车的意思。
听了德语学姐的讲述之后,更加好奇德语的构造,关于性别的划分是如此有趣。当决定学小语种之后,我没有丝毫犹豫地选了德语作为专业,确实是兴趣所在,但也期待能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这个民族的历史积淀与发展。
但是说到底,相见时的一眼定情是最重要的,一谈到对最初的德语的印象,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依然是深黑色的画面,中间蓝白相间的大众标志,以及“Das Auto”。

相知
刚开始接触德语,还真是状况频出。
在课上练习字母”u” 的发音时,老师说,尽量把自己的嘴缩成一个小“o” 型,这个”o“型要尽量又圆又饱满。我把嘴摆好饱满的“o”型,然后让气流从嘴中发出,却没有出“u”的音,而是吹出了口哨。
为了练出正确的小舌音,每天早晚洗漱,甚至喝水的时候,我都会下意识地仰起头,让水停留在嗓子口的小舌处,不停地让声带和水摩擦,周围的人听到声音都纷纷扬头看过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虽然单练时听起来让人挺不舒服的,但是当把小舌音放进词句中,那种自然而标准的过渡真是让人欢喜。

因为德语数字表达方式和中文很不一样,让我头疼了好一阵。后来才在练习中找到技巧——听德语数字时,逆向思维,先写个位,再写十位!对于很多人都觉得是世界最难语言之一的德语,练习练习再练习总没有错,恐怕就算是对语言天才来说也是如此吧。
至于名词的阴阳中性背不下来,应该是所有初学者都会面临的巨大考验了,而我呢,把他们按照交通灯的颜色标注出来。因此在我的课本里,阳性为绿色,中性为黄色,阴性为红色。这三种颜色是最明显最易识别的,当然也导致每次过马路我都愣上好一会儿。

相恋
真的喜欢上德语,就是凭借在不断的知识进步和实践中的成长,而获得的满足感。
德国作家Hans Christoph Buch在这个夏天,通过四个星期题为“德国诗歌里的中国印象”的讲座向我们介绍了歌德、卡夫卡、布莱希特等作家。起初,我在读他们的诗歌的时候会觉得有点生涩,但是几遍之后就豁然开朗了,也对德语文学表达方式有了进一步了解。Buch先生说,诗歌就是用来被朗诵千万遍的,而且有可能每一遍的理解都不一样。

第一次写德语辩论稿,我先写中文,再翻译成德文,感觉很吃力,而且翻译的很中式。请教过德国老师后,才知道如果直接用德语书写会更好,不会显得那么咬文嚼字。于是重写后不断校对更改,再请教老师时已经觉得舒服多了,在自学的过程中也加深了对德语的感受,它的严谨与得体,它背后的思维与逻辑,都让我感慨万端。

辩论时,我以为说的快,就会听起来熟练,殊不知让听者全部明白的流畅表达才是真正的好辩手。在场的一位评委说,没想到你们的语速,比我们德国人之间交流的语速都要快,不过可惜,我没太懂。之后我们调整语速,把注意力放到重词和语调上,果然更为清晰明朗,听到自己的进步其实比什么夸赞都来得切实开心。
娱乐是最休闲的学习方式,如果集中注意力,肯定会事半功倍,在翻译中文情景剧和撰写德语剧本中,我既收获到了欢笑,又学到了不少生活化表达,更重要的是,这些句子是从自己的笔端流淌出来的。

相处
在确定自己真心喜欢德语之后,就开始了像爱情过后的婚姻一样,磨合相处,期待以此为业,让德语成为自己生活里重要的一部分,让其融进血液骨髓。
暑假我成为了“中德汉语桥夏令营”的志愿者,这个过程里,每天对德语的运用,就像是吃个饭喝个水说个汉语一样自然,恐怕说梦话也要说德语呢。

和德国小伙伴聊天时,不知道鹅卵石怎么说,就说是圆的,光滑的,在海边经常找得到的石头,有这个体验,单词也记忆得更深了。再后来,渐渐很少去刻意留意单词拼写语法校正,越来越体会到语感这东西。
在学习德语的时候,我们最常问老师一句话:“那德国人会这么想么?“那在德国这种情况常见么?”直到我们真正接触到德国人,和他们聊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只是生活在另外一个地方的我们。我们想到的,想做的,他们一样会,因为我们就在同一个广袤的世界里,只不过是说着不同语言的大地的儿女们而已。
Wolfgang Kubin是我们的系主任,在这一学期教授我们哲学课。他说,哲学不是信仰,而是知识,哲学不仅仅存在于书本,在人的思维中无处不在。对于严谨的德国人而言,拥有哲学论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想必是相当重要的,这也影响了我的观念与生活。

佛语里有一句,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漫长的一生中,遇到的大多事,能沉淀为自己真心所爱的东西,恐怕再难不过,但一旦确认就是可以百分之一万把身心投进去的事业。我一直这么坚定地认为。
而德语,万水千山之外的一种语言,对我来说,遇到的是语言,爱上的确实是其后的文化交流与展现。相信有一天,我能真真切切地站在德意志的土地上,与周围的人没有障碍地沟通,我们聊感兴趣的音乐和电影,聊天空和山的倒影。

我很期待,这样的时光。

中国海洋大学德语系——陈姣蓉


漫步哥廷根

在哥廷根的十个月,留下的是不舍不舍还是不舍。如果说前半年更多的文化差异带来的新奇,后半年更多的是感受到德国严谨的学术氛围。
还记得第一次交论文的手足无措,和蔼的Frau Böttcher温和地指出简洁的排版设计对于一个正式论文的重要性,严谨的Quelle是对其他作者劳动成果极大的尊重,并用了一个小时来耐心指导我如何把琐碎的小想法整合成一篇像模像样的论文。

教学法和跨文化交际则更多地唤起我最初学外语的记忆,原来老师看似随意的课堂设计里面包含这么多教学理念和方法,灵活多变的外语教学方法让我感受大极大的乐趣,从选材到课程设计到课堂反馈,每个环节都有一系列理论的支持。从Fremd背后深刻的文化根源到国情课的不同侧面,从刻板印象到外来文化的冲击,跨文化交际的多层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误打误撞选到的语言学专业的课虽然让我在最初一个月在英语文献中跌跌撞撞,面对动辄几百页的材料欲哭无泪,却用不同语言多元的魅力征服了我,引领我进入五光十色的语言世界。我爱上了语言学,世界上那么多种语言,差别之大有时候兼职无从比较,智慧的语言学家却抽茧剥丝用一条条跳动的彩带,妙趣横生的小设想将它们织成一张流光溢彩的网。

文学课中我最喜欢的是Frau Professor Florack的语言课,从伊索寓言到拉封丹寓言再到莱辛寓言,再次阅读却是和儿时不一样的感悟。我被莱辛深深折服,他对寓言准确无误的定位和阐释,对伊索寓言精神的继承和发展比起拉封丹偶尔的卖弄辞藻更让我震撼,返璞归真不过如此。狂飙突进课让我见到了另外一个歌德和伦茨,那是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有歌德这样最绚烂耀眼的,也有伦茨这样失意黯然的,我承认出于对弱者同情的人类天性,我对伦茨有一种天然的亲近,伦茨的戏剧用他特有的无主角方式展开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社会图卷,让我得以对当时的教育制度货币状况略窥一二。同样让我震撼的是莱辛的《艾米利亚。伽洛蒂》和E.T.A Hoffmann的《沙人》,前者的小市民杯具和时代杯具,后者对人物心理入木三分的刻画和巧夺天工的写作技巧给我带来的震撼难以用语言描述。真庆幸我学习了德语,可以阅读原汁原味的大家著作。如果,如果我们的文学名著能够很好传达出原神地翻译出来,想来他们会对中国文化更多的认同吧。原来我们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最非主流的语言课则非戏剧课莫属,这节课给我带来极大的乐趣,每节课拿到一张小纸片,上面有诗歌,短剧或者干脆就是文学著作的小片段,我们组成小组用戏剧的形式演绎出来,当然必须用德语。这门课需要很多沟通和创作,和各国留学生一起让小想法成为戏剧作品,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虽然我比起别的学生很害羞,表演地不够夸张,可最后也终于被赶鸭子上架,当时真的是心想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反正…也不会再回来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真的是吗——我会想起踏着木鞋走过的那片树林;木鞋嗒嗒的声音单调却美好,雨季空气里奇异的花香,怒放的马蹄莲微微低头。还有日日走过的环城道,或有须发皆白的老人牵着小狗微笑着走过,现在的孩子都不会早起了呢,他眯着眼睛说;又或是那不足二十平米的小窝永远亮着的灯,我总是让她亮着,即使没有一个人,最美好的是拖着重重的脚步站在楼下仰望那一星灯火;G0ßlerstraße路畔那零零星星的几只郁金香,大块的色彩在跳动;踏过Burse旁的青石路,总有白白胖胖的小天使在Kindergarten里奔跑追逐,嬉戏打闹,如果有天堂,那里便会是如此吧。

不要再写了吧,该流泪了。

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窦明月


德语君——想说爱你不容易

伟大的作家马克•吐温曾作过一篇关于德语学习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话令我至今印象深刻:“当你以为你终于在浩瀚的海洋里找到一块落脚之地时,你还需要注意,以下还有种种‘但是’‘除此以外’‘特殊情况如下所示’等等,你就会发现,瘦小的规律在这群特殊情况的对比下更显微不足道,楚楚可怜。”那么德语到底是一门怎样的语言?自古以来德国一向以“哲学家与思想家的国度“著称,而一个群体的思维通常会与其语言相挂钩,由此德语可以称为哲学家和思想家的语言。

想来初次遇见德语君时,有如行至南山脚下,青峰入云霄,其巍峨的高度着实令人喟叹。要登上顶峰,第一关便是发音。元音、辅音、长音、短音,还有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小舌音,形形色色的发音规则即便是龙的传人也难以驾驭。不同于英语和法语的圆润,德语君彪悍豪迈的吐词乐于将大家的口腔磨练得铿锵有力,一个多月下来,起初以温婉可人著称乡里的外院德语系女子也全都完成了向女汉子的成功蜕变。其次便是动词,德语君尤其重视动词,因此动词便有了特权。它热衷于随主语人称和数的变化而变化,在从句中又喜欢把自己藏在队尾,因此便有了你连读四行甚至快忘却主语的时候动词还不肯出现奇妙经历。学习一门外语并非易事,学习两门更是让人头疼。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我说完“When you the difficulties face can,will you one day be rewarded”时旁边那位同学疑惑的眼神。

如果把学习语言比作一场决斗,那么对于行走江湖多年的学习者来说,德语必是他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之一。德语君既有“四条眉毛”陆小凤的狡黠,又有剑神西门吹雪的高深,他不但变幻莫测,还善于使用各种繁琐招数轻松化解对手的进攻:动词变位,形容词变格,名词分性,各种固定短语搭配,无一处不设机关陷阱,无一时不设障碍迷宫,最终让旁观者迷,当局者更迷。

不过做学问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好事,更何况正因为有了挑战才有了攀登的兴致。按捺住犹豫不决的心,背起行囊迈出坚定的步伐,不久你就会看到路途充满了乐趣,耕耘的乐趣,收获的乐趣。你会发现原来德语怎么读就怎么写;你会慢慢发现文章其实没有那么难,而且德国式幽默总让人忍俊不禁;你会发现前天刚背的一个动词今天被你十分巧妙地运用在了对话当中,词缀也没有忘记。而这一切都与语感有关。

有人说语感靠不住,做题还是要靠背语法,这个观点在我看来并不可取。学习语言,语感最重要,因为没有哪个小孩学说话是先从学语法开始的。那么怎样才能培养语感?答案就是运用。如果你仅仅把德语当做一门功课来对待的话,那么你的思维就会不自觉地忽视它,甚至排斥它。“Lachen Sie bitte auf Deutsch!”因为我们课间喜欢用母语互开玩笑,外教一气之下对我们说了这句经典的话,。一本德语日记,几个德国笔友,每个星期固定数次德国网站浏览等都能极大帮助我们培养语感,向母语者靠拢,而不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徘徊在日耳曼文化之外。

所以德语君不是对手,而是一位恋人,一位神秘又颇为复杂的恋人。他有他的思想,他的性情,他的风格,他的桀骜不训,爱上他并不容易。我们时刻揣摩他的内心,捕捉他的影子,虽然有时你前进一尺,他便后退一丈,让你又气又急,但多时他更愿意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让你又惊又喜。

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德语系2011级——郑苑伊


德语和我——我的德语学习经历

生活就是充满了邂逅与意想不到,就像阿甘手里拿的那盒巧克力糖一样,不打开它,就永远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报名大学的志愿书,一经提交,好似丢了个许愿瓶在大海里,任凭风浪把它带向未知的远方。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地被命运抛进了德语的“深渊”。于是,我和德语的纠缠开始了。

德语和我的缘分也可以借用王国维大师形容做学问的三种境界,初始时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像每一个被迫学习的学生一样,对着这一推拉丁字母,我根本就提不起兴趣来。然而像小沙弥那样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绝不会是我向命运妥协的态度,我努力培养着和这位硬塞给我的恋人的感情,可是,他老太太裹脚布般的语法,疯狂的变格加变位,毫无逻辑可言的名词性别…… 实在是让我和他难以接近,对他,我总有着抵触心理。大一的日子就在这种接近与反接近的拉锯战中消磨掉了。然而,命运只是把我抛向德语,而非抛弃给德语。因为,它还给我准备了第二份意想不到。

大二时,我暂时换了一位授课老师。当刘老师登上讲台开口说话的那刻起,我淡淡的感觉教室明亮快活了些许,一扫往日的沉闷。她年近花甲,染过的头发也遮不住两鬓的斑白,然而身上却洋溢着年轻人的蓬勃朝气。我深深敬佩这位已不再年轻,生命却依然充满张力的老师。在以后的日子里,刘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有关她和德语的半生缘。她学习、应用德语的过程,也是德语改变、影响她性格的过程。

一门语言说得久了,就会潜移默化的被该语言身后的文化熏陶、影响。德语冗繁的语法是德国人逻辑性的思维习惯,死板的框架结构是其严谨认真的国民性格。从刘老师的身上我看到,一个学德语人的人生也可以很精彩很丰满,于是,我对自己专业的未来有了信心,有了憧憬。渐渐地还发现德意志民族的伟大与让人钦佩.一门语言总是和它背后的民族紧密相连,也恰是独特的民族性赋予这门语言独特的魅力。我不禁很兴庆,自己可以学习这样一个民族的语言。

就像老话说的,“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是一句真理。这之后,我主动的爱上了这位“先结婚后恋爱”的爱人。于是对德语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了:每一门语言都是一个民族创造性思维的结晶,没有一门语言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学会的,在做学问的路上要能够持之以恒。精诚所至,金石尚且为开。怀抱着这句座右铭我和德语开启了拉锯战。德语的大长句子一直是我的硬伤,眼睛都花了也没弄明白它想表达什么;此外,听力、口语对于一个缺乏真实语言环境的外语学习者来说也许是最难克服的挑战了。唉,屈指细数后发现,似乎方方面都是漏洞。跟自己的弱点战斗,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针对大长句子,我牢记老师的箴言——抓牢主谓宾,即使长串的修饰语、定语没看明白,至少句子的主要意思不会错,但同时,还是不能够忽视语法的学习。至于克服哑巴外语,既然缺乏真实的语言环境,那就人造出个赝品来,一度和同学强迫自己每天用德语交流,绞尽脑汁也找不出合适的词表达自己时,真的是很抓狂!可有时也会出现,自己要表达的和他人理解的简直南辕北辙,结果是啼笑皆非。除此之外,有时还会一句一句的模仿电影台词,两个多小时的电影用了十个小时才看完……但其中的很多台词在生活中是很实用的。就这样,我以“摧残”自己的方式努力去克服德语学习中的困难,坚持着,等待柳暗花明的那一天。然而进步的过程恰如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没有谁可以朝夕间取得飞跃。

对我而言,德语的魅力深深扎根在德意志民族性格的闪光点中;对疯狂的球迷而言,德语的吸引力在于对德甲的激情;对更多的人群而言,学习德语的原始动力也许是由于德国世界领先的工业,“德国制造”的毋庸置疑,不论是机械、化工、材料、汽车,德国都处在领跑的位置。尤其是在经历了08年经济危机和接踵而至的欧债危机,当欧盟国家多米诺骨牌似的倒下去时,唯有德国经济依然坚挺,更是坚定了我们“选择德语,没错”的信心。另外,近些年来,德国更加重视和进一步扩大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如此一来,德语应用在未来的中国会迎来更广阔的用武之地。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加入到德语学习的集体中。

路漫漫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和德语的缘分还要长长久久的走下去,期盼着一天,可以忽然发现,“众里曾寻千百度的他,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王瑞明

以下是征文活动宣传广告:
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德国作为他们的留学目的地。1973年,只有10名中国学生赴德留学;而近年来,中国学生已成为德国最大的留学生团体。目前约有23000名中国学生在德国留学,德语学习在中国自然也变得日益重要。在中国,学习德语的人数正在逐年增加,越来越多的中学也开始设置德语课程。

德中政府都希望能够在中国创造更多的德语学习机会。今年五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中国总理李克强共同会见了德国和中国的大中学生,与他们一同启动了“中德语言年”项目。两国政府将文化和教育政策作为语言年的重点。该倡议旨在鼓励更多的中国人学习德语。

本届征文活动由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和德国驻华大使馆下属的德国信息中心联合举办。中国的留德学生和德语学习者可以通过一篇一至两千字的中文短文介绍自己学习德语的经历,尤其欢迎大家介绍自己在德语学习中成功的经验和遇到的挑战。我们也希望了解在大家眼中,德语与其他外语有何不同,以及为何应当在中国继续推广德语学习。十分期待大家丰富多样的精彩故事!

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与德国驻华大使馆下属的德国信息中心将评选出优秀稿件,并颁发奖品。获奖文章将刊登在德国驻华使领馆门户网站(德国印象网www.deyinxiang.com)和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站上(豆瓣小站、人人网和微博)。一等奖将获得Kindle电子阅读工具书一台,二三等奖的奖品包括钢笔和词典等。

请参加征文比赛的德语学习者于2013年11月15日前将参赛征文投至:
sprachenjahr@daad.org.cn
联系人:李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