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来华德国留学生人数下降

韩国成为最重要的留学生生源国家,其来华留学生人数遥遥领先;印度留学生人数增长近23%,位居第四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发布了2015年在华高校学习的留学生数据。2015年,共有来自202个国家和地区的397 635名外国留学人员来华学习。留学生总数创新纪录,相较去年外国留学生人数增加20 581人,增幅达5.46%。

从最重要的来华留学生生源国的情况看来,尽管外国学生前往中国留学整体仍然保持了积极的势头,但却呈现出综合态势。表1中显示了2014年和2015年来自13个最重要的生源国的外国留学生人数。

© Norbert Hüttermann/DAAD

© Norbert Hüttermann/DAAD

在这13个最重要的生源国中仅有4个国家——韩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显示人数上升。其余9个生源国来华留学的人数则在2015年下降了。

据统计数据显示,来华韩国留学生人数共66 000余名,较前一年增长6%,远超其他生源国。

印度则是2015年的黑马:以16 694名留学生和22.9%的增长幅度超过俄罗斯,在统计数据中位列第四。

巴基斯坦也以17.2%的极高增长率在排名中紧跟俄罗斯,位居第六。

哈萨克斯坦则以13 198名留学生和12.2%的增长率超过印度尼西亚,排名第八。

从各大洲来华外国学生的分布来看,非洲显示出了强劲的增长态势。2015年,来自非洲国家的学生人数总共49 792人,涨幅近20%。

2015年,部分国家来华留学生人数减少,多是东亚和南亚国家,如泰国、日本、印尼、越南和蒙古,但同样也有一些西方国家,如美国、法国、德国以及俄罗斯。根据生源所在大洲的统计数据,来自大洋洲的学生数量有所下降(相较2014年降低4.19%)。

CEFoRfL

来自美国的学生数量为21 975人,下降了9.2%,这是连续第二次下降——尽管中美两国都为提高来华美国学生数量做出了巨大努力。2015年,德国来华留学生总数为7536人,较去年减少657人,降幅达8%。

如何评价来华留学生人数的发展变化?
首先应当阐明的是,各个国家来华留学生人数上涨和下降的原因也是因各自的情况而异。从宏观角度可以确定,许多重要生源国留学生数量的迅速增长在过去十年间是非常显著的,而这个时代已经过去。

为实现中国政府制定的2020年来华留学人员数量达到500 000人的目标,需要继续推出积极的招生政策。而单纯从数字的方面来说,留学生人数年增长幅度如果保持在5%,就可在2020年完成该目标。

来华的德国留学生人数下降则与一系列不同因素有关。首先应当指出的是,来华留学生人数下降与德国学生国际流动性的整体趋势是相反的,因为德国学生赴海外留学的总人数是持续增加的。进一步需要指出的是,德国和中国之间的官方关系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并且为了扩大双边交流,两国政府也做出了很多努力。因此,与其他国家不同,来华德国留学生人数的下降不应被视为“大政治”的连带影响。

正如在国际调查中一再出现的,中国在德国有明显的形象问题,这可能是德国学生在选择是否将中国作为留学目的地国家时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很显然,全球范围内屡次在新闻中报道过的北京以及其他中国大城市的空气污染和环境污染问题为来华留学的流动性造成了负面影响。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所有自费留学的学生而言,相较十年以前,中国已经不再属于“费用低廉的留学目的地国家”了。

除了这些一般性的非特定因素,某些特定的原因也可能产生着作用。近年来,中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更加严格的与外国人来华相关的条例和规定,从而对人员的流动性造成了新的障碍。这尤其对大学生来华实习以及年轻的高校毕业生进入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极大影响,而这些对于德国的大学生而言恰恰非常重要。

与几年前不同,由于中国严格的规定,如今只有少部分外国学生能够在中国进行实习。想要在中国进行实习的德国学生无法获得入境签证。已经在中国高校注册入学、想在学习之余或者想在学期结束后进行实习的德国学生,在很多时候会遇到巨大的阻碍;中国大学和/或当地出入境管理机构拒绝给予学生参加实习的同意书和批准。每年都会有几个德国学生提前结束他们在中国的停留,因为他们计划中的实习无法在这里开展。鉴于实习计划可能无法实施的风险,想要在中国进行(必修)实习学期的德国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就会避开中国,而越来越多地选择其他目的地国家。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年轻的高校毕业生进入中国劳动力市场越加困难。最近几年来,具有两年的工作经验成为了发放工作签证的前提条件——临时工或实习不能计算在内。没有工作经验的毕业生不具有在中国工作的资格。

除汉语言文学专业外,工程科学和经济学专业的德国学生也对在中国进行学习抱有很大的兴趣——-这两个专业领域历来都有非常浓厚的实习文化。对于这些学生而言,中德两国经济领域的潜在就业机会以及在中国开启职业道路的可能性是他们来到中国和学习中文的重要动机。如果通往就业市场的路受到阻碍,年轻就业者在这里“不受欢迎”,他们的计划无法兑现,有些人就会更改自己的计划。

结论:一个留学目的地的吸引力取决于许多不同的因素,这对于德国和中国来说都是一样的。中国对外国人设立的更为严格的法律规定,当然不仅仅是针对德国人,而是针对所有外国人的。

那些无法实施个人计划或者由于新规导致其在中国展开职业道路的想法破灭的学生,从中国带回了“不好的消息”,他们对周围人讲述这些情况,并为来华留学的选择造成了长期的负面影响。

2015年来华外国留学生统计数据摘录

– 40 600名外国学生-——约占总数的10%——在华学习得到中国政府的资助(主要以减免学费的形式)。受资助者来自182个国家。
表2为2015年最受外国留学生欢迎的十个中国省市。
北京在统计数据中明显地领先于上海。第三位与第四位分别是浙江省(省会:杭州)和江苏省(省会:南京),这两个省份与上海相邻,在经济上也非常成功,并大力投入对教育和高等教育领域的发展建设。
排名第五位的天津市是位于北京东南方向130公里处的一个港口城市,中国南部的广东省(省会:广州)位列第六。
除了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省会:武汉),前十名中的其余省市都位于沿海或近海地区。
– 2015年所有在华留学的外国学生中,46.47%为获得学位来到中国,比2014年(见表3)增长了12.41%。
其中,71%的学生攻读学士学位,21%硕士学位,8%攻读博士学位。
另一半的外国留学生则是为了来华学习中文。

表1:2014年与2015年来华留学生最重要的生源国

表1:2014年与2015年来华留学生最重要的生源国

表2:2015年中国最受留学生欢迎省市前十名

表2:2015年中国最受留学生欢迎省市前十名

表3: 2015年来华留学生攻读学位类别。共有46.47%的学生计划在中国获得学位。

表3: 2015年来华留学生攻读学位类别。共有46.47%的学生计划在中国获得学位。

韩国成为最重要的留学生生源国家,其来华留学生人数遥遥领先;印度留学生人数增长近23%,位居第四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发布了2015年在华高校学习的留学生数据。2015年,共有来自202个国家和地区的397 635名外国留学人员来华学习。留学生总数创新纪录,相较去年外国留学生人数增加20 581人,增幅达5.46%。

从最重要的来华留学生生源国的情况看来,尽管外国学生前往中国留学整体仍然保持了积极的势头,但却呈现出综合态势。表1中显示了2014年和2015年来自13个最重要的生源国的外国留学生人数。

© Norbert Hüttermann/DAAD

© Norbert Hüttermann/DAAD

在这13个最重要的生源国中仅有4个国家——韩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显示人数上升。其余9个生源国来华留学的人数则在2015年下降了。

据统计数据显示,来华韩国留学生人数共66 000余名,较前一年增长6%,远超其他生源国。

印度则是2015年的黑马:以16 694名留学生和22.9%的增长幅度超过俄罗斯,在统计数据中位列第四。

巴基斯坦也以17.2%的极高增长率在排名中紧跟俄罗斯,位居第六。

哈萨克斯坦则以13 198名留学生和12.2%的增长率超过印度尼西亚,排名第八。

从各大洲来华外国学生的分布来看,非洲显示出了强劲的增长态势。2015年,来自非洲国家的学生人数总共49 792人,涨幅近20%。

2015年,部分国家来华留学生人数减少,多是东亚和南亚国家,如泰国、日本、印尼、越南和蒙古,但同样也有一些西方国家,如美国、法国、德国以及俄罗斯。根据生源所在大洲的统计数据,来自大洋洲的学生数量有所下降(相较2014年降低4.19%)。

CEFoRfL

来自美国的学生数量为21 975人,下降了9.2%,这是连续第二次下降——尽管中美两国都为提高来华美国学生数量做出了巨大努力。2015年,德国来华留学生总数为7536人,较去年减少657人,降幅达8%。

如何评价来华留学生人数的发展变化?
首先应当阐明的是,各个国家来华留学生人数上涨和下降的原因也是因各自的情况而异。从宏观角度可以确定,许多重要生源国留学生数量的迅速增长在过去十年间是非常显著的,而这个时代已经过去。

为实现中国政府制定的2020年来华留学人员数量达到500 000人的目标,需要继续推出积极的招生政策。而单纯从数字的方面来说,留学生人数年增长幅度如果保持在5%,就可在2020年完成该目标。

来华的德国留学生人数下降则与一系列不同因素有关。首先应当指出的是,来华留学生人数下降与德国学生国际流动性的整体趋势是相反的,因为德国学生赴海外留学的总人数是持续增加的。进一步需要指出的是,德国和中国之间的官方关系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并且为了扩大双边交流,两国政府也做出了很多努力。因此,与其他国家不同,来华德国留学生人数的下降不应被视为“大政治”的连带影响。

正如在国际调查中一再出现的,中国在德国有明显的形象问题,这可能是德国学生在选择是否将中国作为留学目的地国家时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很显然,全球范围内屡次在新闻中报道过的北京以及其他中国大城市的空气污染和环境污染问题为来华留学的流动性造成了负面影响。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所有自费留学的学生而言,相较十年以前,中国已经不再属于“费用低廉的留学目的地国家”了。

除了这些一般性的非特定因素,某些特定的原因也可能产生着作用。近年来,中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更加严格的与外国人来华相关的条例和规定,从而对人员的流动性造成了新的障碍。这尤其对大学生来华实习以及年轻的高校毕业生进入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极大影响,而这些对于德国的大学生而言恰恰非常重要。

与几年前不同,由于中国严格的规定,如今只有少部分外国学生能够在中国进行实习。想要在中国进行实习的德国学生无法获得入境签证。已经在中国高校注册入学、想在学习之余或者想在学期结束后进行实习的德国学生,在很多时候会遇到巨大的阻碍;中国大学和/或当地出入境管理机构拒绝给予学生参加实习的同意书和批准。每年都会有几个德国学生提前结束他们在中国的停留,因为他们计划中的实习无法在这里开展。鉴于实习计划可能无法实施的风险,想要在中国进行(必修)实习学期的德国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就会避开中国,而越来越多地选择其他目的地国家。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年轻的高校毕业生进入中国劳动力市场越加困难。最近几年来,具有两年的工作经验成为了发放工作签证的前提条件——临时工或实习不能计算在内。没有工作经验的毕业生不具有在中国工作的资格。

除汉语言文学专业外,工程科学和经济学专业的德国学生也对在中国进行学习抱有很大的兴趣——-这两个专业领域历来都有非常浓厚的实习文化。对于这些学生而言,中德两国经济领域的潜在就业机会以及在中国开启职业道路的可能性是他们来到中国和学习中文的重要动机。如果通往就业市场的路受到阻碍,年轻就业者在这里“不受欢迎”,他们的计划无法兑现,有些人就会更改自己的计划。

结论:一个留学目的地的吸引力取决于许多不同的因素,这对于德国和中国来说都是一样的。中国对外国人设立的更为严格的法律规定,当然不仅仅是针对德国人,而是针对所有外国人的。

那些无法实施个人计划或者由于新规导致其在中国展开职业道路的想法破灭的学生,从中国带回了“不好的消息”,他们对周围人讲述这些情况,并为来华留学的选择造成了长期的负面影响。

2015年来华外国留学生统计数据摘录

– 40 600名外国学生-——约占总数的10%——在华学习得到中国政府的资助(主要以减免学费的形式)。受资助者来自182个国家。
表2为2015年最受外国留学生欢迎的十个中国省市。
北京在统计数据中明显地领先于上海。第三位与第四位分别是浙江省(省会:杭州)和江苏省(省会:南京),这两个省份与上海相邻,在经济上也非常成功,并大力投入对教育和高等教育领域的发展建设。
排名第五位的天津市是位于北京东南方向130公里处的一个港口城市,中国南部的广东省(省会:广州)位列第六。
除了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省会:武汉),前十名中的其余省市都位于沿海或近海地区。
– 2015年所有在华留学的外国学生中,46.47%为获得学位来到中国,比2014年(见表3)增长了12.41%。
其中,71%的学生攻读学士学位,21%硕士学位,8%攻读博士学位。
另一半的外国留学生则是为了来华学习中文。

表1:2014年与2015年来华留学生最重要的生源国

表1:2014年与2015年来华留学生最重要的生源国

表2:2015年中国最受留学生欢迎省市前十名

表2:2015年中国最受留学生欢迎省市前十名

表3: 2015年来华留学生攻读学位类别。共有46.47%的学生计划在中国获得学位。

表3: 2015年来华留学生攻读学位类别。共有46.47%的学生计划在中国获得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