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与德国人:“两种文化最好互相学习”

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ZDS)主任黄燎宇教授访谈

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黄燎宇是德语文学的研究者和译者,日前正在柏林进行学术访问。图:Peter Schraeder

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黄燎宇是德语文学的研究者和译者,日前正在柏林进行学术访问。图:Peter Schraeder

每当提到德中合作,人们往往会首先联想到经济。但在人文领域,两国之间也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如北京大学与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柏林洪堡大学和柏林自由大学间的合作。(柏林自由大学)与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ZDS)的合作始于2005年。中心主任黄燎宇是一位从事德语文学研究和翻译的学者,日前在柏林进行学术访问。

黄教授,请问您在柏林做什么研究?

两年前,我们中心举办了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的中德学术研讨会。在准备会议报告的过程中,我仔细阅读了托马斯·曼本人的著述以及“93人宣言”(编者按:1914年10月,93位学者、艺术家和作家共同署名的宣言,针对一战发出呼声)等相关文件,昔日德国知识分子那种登峰造极的民族自豪感和战争狂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如今,我正在收集威廉帝国时期德国的相关资料,以便研究探讨这些知识分子的自豪感与战争狂热从何而来。

我在柏林也顺带处理一些中心的事务性工作,譬如将在今年9月举行的中德研讨会的准备工作。今年大会的主题是“移民与逃难”。同时,我也利用在柏林的机会推进对马丁·瓦尔泽小说《一个寻死的男人》的翻译工作。Walser将在9月到访北京,并朗诵该小说的片段。这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

德国研究中心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我们有三个主要目标。首先,把北京大学做涉德研究的社科和人文学者组成一个团队。我们的精神纽带就是对德国文化的共同兴趣。

我们的第二项工作当然是教学。我们有一个“德国文化与社会”的硕士培养计划。每年派十几名学生前往柏林两校学习两个学期,以便他们更好地了解德国语言和文化,同时为其硕士论文的撰写做准备。与此同时,我们每年都通过短期专家项目邀请德国学者来中心讲课。

第三,我们不断举办国际会议和文化-学术活动,给德国的政治家、作家和学者提供一个中德交流平台。

最近有谁来德国研究中心做短期讲学?

譬如,去年我们请来了著名史学家、曾在柏林自由大学任教的尤尔根·科卡。德国研究中心对德国战后社会做了许多研究,所以,去年我们也参与了两场非常重要的相关活动:一是在德国驻华大使馆为“捕猎纳粹的女英雄”贝亚特·克拉斯菲尔德举行的报告会(本人做评论和主持)。许多中国人都不知道,德国人直面和反思其历史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20多年之后才有的事情。此外,我们还参与了文化记忆理论的奠基人阿斯曼夫妇在北京大学的“大学堂”讲学活动。

如何才能让德中文化相互受益?

我一向认为,德国和中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文化。在许多德国人眼里,中国人很少关注形而上问题,也不在乎概念的精确性和清晰性——我们中国人的确难得糊涂。在中国人眼里,德国人则过于理想化和不切实际。说好听点,是理想主义,说得不好听,就是唯心主义。我认为,这两种文化最好互相学习!

采访人:Peter Schrae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