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EM:亚欧如何共同发展

ASEM_!

亚欧交流:汉堡亚欧会议合照 ©DAAD/Daniel Ziegert

在汉堡召开的亚欧会议(ASEM)“面向未来:加强ASEM高校合作 —— 深入对话”为11月份将在首尔举行的教育部长会议指明了向,并明确了,以这种方式方法,如何加强亚欧之间的联网。

DAAD欧盟高校合作处主任Hanns Sylvester博士站在一个历史悠久的阁楼仓库的大厅中欢迎与会人员:“我们所处的地方位于汉堡市的仓库城中,上百年来,这里是通往世界的大门”。亚欧高校作为这个世界的一个部分,做客此处也是极为合适的。70多位来自亚洲和欧洲高校、教育部门以及高校联盟的代表汇聚在一起,探讨迄今为止近十年来亚欧会议(ASEM)教育进程取得的成就,以及将如何塑造未来。

ASEM_2

全球合作与亚欧合作:DAAD欧盟高校合作处主任Hanns Sylvester ©DAAD/Daniel Ziegert

这一切始于2008年。当时,欧盟和亚洲53个国家参加了在柏林举办的教育部长会议,并发起了亚欧会议教育进程:此后,成员国在政治和项目合作的框架内一直在高等教育领域中进行合作。其中四个支柱尤为重要:质量保证和认证,加强经济与大学之间的联系,平衡流动性以及终身学习和职业教育的主题。

文化差异

将于11月21日和22日在首尔举行的亚欧教育部长会议上,各国将首次发表联合声明,其细节将提前进行讨论。汉堡会面旨在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 从而助力两个世界更加靠近。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跨文化交流中心主任(ZIKK)Christoph Merkelbach博士也指出了二者的差异。

“在德国,我们总说:亚洲学生太安静了,他们无法真正融入组间协作。而在亚洲,有些人对德国学生这样评价:他们总是提出问题,从而打扰了课堂,”Merkelbach这样说。 但这完全不是问题,没有对,没有错,这只是两种文化上适当行为的冲突。“那些认识并考虑到这一点的人则避免了误会”。亚洲崇尚的是一种“高语境文化”,其中许多事情并不直接指出,因为这样做会被认为是不礼貌的,而在欧洲,所谓的“低语境文化”则是直接进行沟通。”

一种共同的语言

差异确实如此显著吗? 并不是所有听众都认同这一观点。“相对于我在德国所经历的,我认识的中国教授会在讲课时进行更为直接且犀利的提问。 我有这样一种印象,在大学世界中人们拥有一种共同语言; 文化差异在这里已经不再那么明显了”,在汉堡大学主管亚洲和大洋洲合作的Wang Yi博士这样说道。

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教育和文化部计划与国际合作办公室,也是ASEM教育秘书处的所在地,这里的Enda Wandandari认为,在日常交往中文化差异可能会引发不快和误解 —— 有时也可以一笑而过:“在欧洲,一切都需要提前准备很久,人们会在会议前几个月收到邀请,并快速确认。 在亚洲,这个项目往往是在几天内组织好,有一次,我是在活动开始前六个小时才确认为参讲着。这可能很烦人,但也更加灵活。”

促进教育职业化

所有在汉堡参会的人员都达成了一致:欧洲和亚洲应共同成长 —— 而ASEM将为此做出贡献。研讨会上,人们针对ASEM的四大支柱提出了特别的问题。 主要侧重于加强以能力为基础的学习和促进高校教育中的职业化。同时也展示了现如今已取得的成就。

然而,挑战不仅限于流动性问题或是相似的质量标准。“我们也必须更多地从根本上考虑问题”,来自罗马尼亚教育部的Cristina Macé讲话时谈到了技术创新,例如人造智能领域等。在比利时弗兰德教育部的Magalie Soenen认为,需要更密切的合作来适应这种根本性的变化:“我认为,我们必须开始设立具体的目标,并制定规划图,这样我们就可以有计划可以遵循。 我希望这可以在首尔会议的声明中有所体现。”

而这一点无法得到保证;一个协议的诞生并非易事 —— 所有ASEM参与国都必须同意声明中的所有内容。ASEM不是一个拥有固定办公地点的机构,而是主要由现有机构、部委,以及越来越多的大学共同参与的定期会议。“这可以被视作为一个缺点。 但它也可以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如此一来,ASEM则具有极大的灵活性。 自然就会减少对职务和职位的关注,而是注重想法和内容”,来自韩国教育部的Nam Yoonchul这样讲到。首尔会议和接下来几年的两个重要主题是:欧洲人和亚洲人之间的联网(“people-to-people connectivity”)以及年轻高素质人才的劳动力市场。

Christian Heinrich20171011日)

更多ASEM相关信息:
https://eu.daad.de/programme-und-hochschulpolitik/asem-bildungsprozess/de/